zero

张佳乐中心向【风暴】

·邹远视角【非cp】
·请和前篇一起食用
·手机排版
前篇请戳头像

邹远想不明白。

其实他已经尽力做到最好,只是模仿张佳乐时总被人指出差点火候,可那百花一样绚烂的打法,哪里能这么沉重的直接压上一个心无它求的人的肩膀之上?有时邹远会看着屏幕上的百花缭乱,背景是还未完全消失的光影,看到天幕间散落而下的绚烂光彩像烟花一般弥散在头顶青空,邹远突然觉得这一切似乎像一场幻影。

就好像那些早已烂熟的电视情节,有一天突然有人从天而降告诉你你其实天赋异禀世界等你去拯救,于是自己就这么混混沌沌一路斩妖除魔走向巅峰。

但是很不幸,自己好像只走出了第一步。

接手百花缭乱这种事外表上如同潘多拉魔盒一般蛊惑人心,真正打开才知里面全是些太过沉重的负累与担不起的希冀。邹远有时在梦中都能感觉这些太过压抑的善意开始具象化,凝结成脚下浓黑的化不开的沼泽,一点点把他往下拉扯,惊醒的时候房间四下寂静。

邹远叹了口气。

能打进职业队实力并不会差,只是他需要时间。

不能像这样天下砸下一个百花缭乱,他就这样避无可避的承受。

不能像这样他就直接被推上高台,任人指点。

邹远愿意为团队铺好脚下的道路基石,愿意为团队付出心力。

可是,
不是现在。

可是现实是等不起的。

邹远又一次避无可避的被推上全明星。

如果说曾经为拥有百花缭乱而兴奋过,那么现在他的内心,也许占主要部分的反而是无奈与不安。

整个赛场上他都站在离百花缭乱靠后一步的位置,而自己的眼前是唐昊挺直的脊背与百花缭乱侧腰上的弹夹。

就像一场永无止境的烦恼,他想。

可是这烦恼,终究结束了。

——公司转卖了百花缭乱。

邹远原以为这是场噩梦。百花缭乱已然转手,邹远心中本是茫然无措,直到战队的官方解释,兜兜转转传到自己耳中:打造一个全新的属于自己的角色,不再是张佳乐的复制品。

不久,张佳乐宣布转会霸图。

那次邹远终于没有再梦见那些黑暗的泥沼,他梦见自己向光站着,慢慢推开百花训练室的门,看见张佳乐像以往那样穿着百花的队服,拉链半敞开着,脸朝向旁边的人。

两人逆光坐在桌前,邹远只看到两个模糊的剪影,表情看不真切,但他觉得,两人似乎是在笑着的。

桌面上摆着两张卡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

光线被骤然拉远,邹远只看见眼前一些微哀的浮尘在被窗筛下的光线中浮动,他看见远处张佳乐站起,将百花外套脱下,交给身边的人,那人提着衣服慢慢走出邹远的视线,而张佳乐渐渐走近,直到邹远能分辨出他短袖上霸图的队徽。

——下一秒邹远攥起拳,挥到了张佳乐脸上。

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甚至也不需要原因,所有的负面情绪,像一只只野兽亟待发泄,闷在心中互相撕咬吠叫:

——你为什么要走?

——你走前没有再为战队考虑过吗?

——你知道现在百花举步维艰吗?

——你知道粉丝为你离开这件事哭的撕心裂肺闹得不可开交吗?

邹远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混乱,张佳乐猝不及防的退役将百花推进一个迷宫,而且在邹远眼里,这座迷宫,每条都是死路。

自己在苦苦支撑百花的未来,而他甚至没有打过招呼,便突然退役,连理由也不屑于给,再次复出的时候,他心口上的队徽已然成了霸图的标志。

不是没有那么一点恨意的。

当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当外界不可抑制地将他们对比进而发出一声叹息的时候,当百花的排名慢慢跌落的时候。

其实邹远也想过。

若是张佳乐不退役,自己会不会不被卷入这场风暴,若是张佳乐多留下几个赛季自己会不会成长为接手的了百花缭乱的选手,若是张佳乐走的时候带走了百花缭乱的账号卡……

若是……

邹远没有继续想下去。

因为邹远知道,从头到尾这是场由粉丝和选手情感卷起的风暴,张佳乐,其实是牺牲品。

百花是他亲手建立的王国,但是并不意味他走后,只剩一片断壁残垣,那曾经的城,以往的臣,现在都切切实实的留在这里,自己要做的,不过是经过历练后接手这一尚且完整的城邦。

只是现在这一张佳乐曾经引以为傲的荣耀,却在一场情感风暴后变成束缚他的枷锁。

你不能退役。

你复出也应留在百花。

这些言论,开始只是几个人撩起的星火,一片窃窃私语之后却已然成了燎原之势。

从头到尾,是他自己做的决定,但这决定,却被限制在名为百花的监牢中。有关无关的人被抽象成重重黑影,只剩下一张惨白的嘴裂开在脸上,张佳乐身处风暴中心,渐渐被人影包围,而这些人脸上裂开的缝隙念念有词,想将张佳乐钉上十字架,让他流尽最后一滴血,将一切奉献,直至终结。

这是一场情理之中的,不近人情。

这场风暴之中,百花的粉丝以情感为名,让张佳乐遍体鳞伤,而自己也只能捂着流血的心口隐隐啜泣。

那些影影绰绰的黑色泥沼,是曾经名为喜欢的变质。

不是理所应当的,反倒成了理所应当。

邹远突然感到无力。

他没再动作。对面张佳乐踉跄了一下,缓缓直起身,那一瞬间邹远看见张佳乐手上百花的手链,他冷笑了一下。

接着如同上一次退役,张佳乐给了自己一个礼貌疏离的拥抱,而这一次,邹远终于听清了张佳乐的低语。

——是我欠你们的。

是我欠你们的,他这样说。

张佳乐中心向【风暴】

·邹远视角非cp
·非cp向
·走时间轴,会换视角,集中在百花霸图
·手机排版

张佳乐退役的消息来得猝不及防。

就像上一秒绚烂的光影还在屏幕上炸裂,下一秒屏幕上涌现的荣耀二字隐去后,留下的却是名为王不留行的魔道学者。

输了,但是邹远什么都没说,因为从隔间操作室走出来的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能还要多个【又】字。

但是张佳乐什么都没说,他勉强笑了一点,揉揉痉挛的手指,给战队每个人一个拥抱。

邹远本以为这个拥抱会来的有些克制不住的难过,然而却只是礼貌疏离,张佳乐似乎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但当他扭头想问时发现张佳乐一缕半长发勾在了自己对服领边的拉链上,邹远退了一步,看到它落在张佳乐上衣左边的队徽上,把一个【百】割裂开来,又或许不只是队徽,而是割开血肉一直向里,直到在心室壁上烙下痕迹。

其实当时邹远还是拉住了要转身的张佳乐,让他再说一遍,然而张佳乐只是摇头笑着,不带一点温度。

当天发布会,张佳乐没有出席。

邹远提早到了经理的办公室,张佳乐的不辞而别预示着什么,他早已清楚,但他并不清楚战队接下来的安排与打算,张佳乐的弹药专家早已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用说盛产弹药师的百花,放眼整个联盟,也没人敢挑起接手百花缭乱的担子。

结果这个担子,最后却这样砸到了自己身上,避无可避。

邹远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还不自觉摩挲的手里的账号卡,卡的边缘有些泛白。张佳乐以前总喜欢拿两指夹着账号卡,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那时他总是会微微偏着头,不知想些什么,只是嘴角稍稍挑起一点,眼睑半下合着,若是这时叫他,他通常愣怔一下,抬起眼时就能看见亮光缀在他颜色偏浅的瞳仁,然后翻起手中的账号卡,给自己打一场指导赛。

现在这张卡到了自己手里。

那时邹远不知道,这便是风暴的开端。